欢迎访问

新闻中心

土耳其谢绝为美国制作的阿富汗难民问题埋单

2021-08-27    

  拒绝为美国制作的阿富汗难民问题埋单

  “土耳其不是路边的驿站”

  近日,对于“英国拟在土耳其树立阿富汗难民核心”的新闻引爆土海内舆论,引起土耳其政府强烈抗议。固然英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否定了上陈述法,但该事件再次将阿富汗难民问题的重大性,以及美西方国家在该问题上不负义务的态度裸露无遗。

  西方欲将阿富汗难民引流至土耳其

  跟着美国匆仓促从阿富汗撤军,阿富汗局势产生激烈变更,阿政局远景目前仍有很多不断定因素。长期的政治腐朽、可怕运动以及经济落伍使大批阿富汗国民对该国将来失去信念,催生了大量阿富汗难民,而近期的阿局面动荡又进一步加剧了难民问题。有报道征引欧盟统计数据说,截至2020年底,阿富汗境内有290万无家可归者。这一数字今年增添了55万。美国媒体此前也报道,有约7万曾为美方服务的阿富汗人及其支属须要撤退。

  英国、欧盟国家及其盟友美国为了避免阿富汗难民涌入欧洲,把主张打到了衔接欧亚大陆、堪称“欧洲门户”的土耳其身上,多个西方国度或明或暗地表白了盼望将阿富汗难民引至土耳其的主意。

  8月22日,华莱士在为英国《周日邮报》撰写的文章中称,筹划在阿富汗之外的国家建立难民中心以接纳从塔利班统治地区逃离的阿富汗难民,随后英国播送公司、《卫报》等英国媒体报道指出“国防大臣正在评估在巴基斯坦和土耳其等国建立这些中央”。

  这则消息随即被土英双方造谣。当天,土耳其外交部发布声明称,关于英国方案在土耳其建破避难中央的消息有误,至今不任何一国向土耳其正式提出此类要求,即便哪个国家提出了这样的恳求,土耳其也是不会接受的。

  土耳其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8月2日,美国国务院为曾经服务于美国、满意特定前提的数千名阿富汗难民宣布了一份难民接收打算。该规划预计,上述阿富汗难民中的一局部人将首先转移至包含土耳其在内的第三国,并在实现所需手续之前在这些国家停留12~14个月。部门媒体指出,美国官员曾请求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疆坚持开放,并确保伊朗与土耳其边境畅通。

  7月26日,奥地利总理库尔茨对欧盟忠告称,随着美军的撤离,新一轮阿富汗难民潮行将发生。库尔茨表现,“假如这些人不得不流亡,那么与其让他们来到奥天时、德国或者瑞典,我以为像土耳其这样的邻国或者阿富汗的保险地带是更好的去处。”8月22日,库尔茨又直言,他任内不会批准奥地利接受更多阿富汗难民。

  土耳其处于阿富汗难民去往欧洲的必经之路上,又是二十国团体成员国、新兴经济体,被一些西方国家视为取代本身接纳难民的最佳抉择。部分西方国家在政府、媒体等不同层面把难民累赘甩给土耳其等国家的行动,体现了这些国家在难民问题上的推诿、回避乃至移祸立场。

  土政府强烈反对美西方“强塞”难民

  对于美国及其西方盟友强行向土耳其导流阿富汗难民,土耳其政府展示出强硬谢绝姿势。土耳其外交部此前发表声明称,美国国务院于8月2日发表的难民接纳计划将导致新的移民危机,土耳其不接受美方在不征求土方看法的情形下做出的不负责任的决定。

  土外交部在申明中强调称:“美国方面不着眼于在地域国家之间寻找解决计划,反而打算违反土方志愿将问题引至土耳其,这是令土方无奈接收的。近7年来,土耳其接纳的难民数目为世界最多,已经无力蒙受新一轮移民危机。如果美方想要吸收这批阿富汗人,那就直接派飞机去接,土耳其决不承当第三国的国际任务,任何国家都不要抱有把因自身决议而导致的移民危机的重任施加到土耳其身上的空想。”

  对库尔茨的舆论,土耳其外交部发言人比尔吉奇表示十分惊奇,并首先改正称,“与库尔茨所说的那样不同,土耳其不是阿富汗的邻国”。比尔吉奇还强调,土耳其不是欧盟的边境看门人或者难民大本营,包括奥地利在内的欧盟国家都是于1951年在结合国难民和无国籍人地位全权代表会议上通过的《关于难民位置的公约》的缔约国,奥地利应遵照国际责任和欧盟法律,保障阿富汗难民的权利。

  土耳其最大的智库——政治经济社会研讨基金会主席布尔哈内廷·杜兰近日发文称,无序移民对土耳其社会将产生宏大负面影响,制造社会对峙和抵触,造成社会撕裂和断层。他称,土耳其首都安卡拉近期发生了当地居民与外来移民之间的矛盾,并造成了职员伤亡,加剧了社会暴力偏向。土耳其社会曾是各种文明融会共存的,各个民族和气共处,展现了社会的热忱好客和高度容纳性,但无序移民引发了敌视、鼓动等行为。

  杜兰援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话称,“土耳其不是路边的驿站”。他表示,土耳其不是欧洲跟美国的难民营,无序移民会损坏土耳其的安静,带来社会、经济乃至平安问题。

  杜兰表示,美国以侵犯行动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播撒民主,但却没有获得重建社会的胜利。美西方在阿富汗等国的表示是典范的失败案例,西方价值观实际上已经破产。西方人不去解决叙利亚、阿富汗等国的内乱问题,却妄图把难民等人性主义问题转嫁到土耳其、黎巴嫩等国家身上,他们依然在逃避问题。

  (本报安卡拉8月26日电 本报驻安卡拉记者 冯源) 【编纂:田博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