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电子商务

台湾民生之困,能“券”解吗?

2021-09-01    

  新华社台北8月11日电(记者姜婷婷、陈键兴)台湾疫情三级警惕连续两个多月,终于在7月底降至二级。现在走过台北街头,局部餐厅食肆已从新开放内用,但多数客人寥寥。显然,疫情压力稍减,但生涯的负荷仍压得不少人喘不外气。

  5月本土疫情暴发以来,台湾诸多行业由初夏直入“隆冬”,民众盼纾困如大旱之望云霓。近来,民进党当局拟发放“振兴五倍券”持续引发争议和反对声浪,各界直言此举难解百姓“近渴”且存在诸多问题,发放现金才干解当务之急。

  据悉,台行政治理机构拟对比去年“振兴三倍券”模式,推出“五倍券”,纸质券跟电子券并行,除原有200元(新台币,下同)、500元面额定,新增1000元面额,最快9月推出。简略说,大众需花1000元现金来换5000元“振兴券”。

  对此,此间专家学者直指,去年“三倍券”后果不彰,本已口碑载道,况且今时不同昔日,照搬只会让一般民众更寒心。近日,两家台湾媒体推出相关网络民调,盼望发放现金的民众占比都超过82%,同意“五倍券”者占比分辨为15.2%和14.8%。

  记者察看,“五倍券”政策遭质疑,最直接的起因在于人们认为当局未体察宽大台湾民众尤其基层庶民当前最急切的需要,把“振兴”放在“纾困”之前,没有隔靴搔痒。

  疫情冲击下,台湾失业率飙升,无薪假人数坚持高位,不少人几个月没有收入,陷入“手停口停”的困境,但仍要支付各种生活必要开销。固然当局表现经济弱势的109万人领券可“免付1000元”,但舆论认为,现实下有更多人生活艰苦,一人一千,一家老小要好几千元,实有艰苦。连不少民进党的“本人人”也公然表示反对,认为“远水救不了近火”,徒增民众累赘。

  记者常去的早餐店员工黄先生说,现金能做的事,“振兴券”不必定能做。房租、水电费、小孩膏火、健保费等等,都须要现金。还有民众在网上评论:“执政者就不能苦民所苦吗?”“能不能不从人民口袋掏钱?”

  面对“五倍券”引发争议,台行政管理机构负责人近日屡次说明,一再讲到“发明金会被存起来”,激发更大反弹。网友们说,“多少千块存什么?连缴房租都不够!”“饭都没得吃了,还存?”媒体评论指出,该负责人这番话“听在快被事实压垮的民众耳里,切实很逆耳”,他“久居庙堂,吃米不知米价”,很难懂得升斗小民的现金与当局高官的现金意思不一样。

  还有民众反应,“振兴券”应用不设找零,对小摊商不辅助,更多惠及大型商家。此外,舆论以为,纸质券有防伪标记,印刷成本昂贵,去年“三倍券”本钱高达23亿元,今年面额、张数双双膨胀的“五倍券”又要挥霍很多无谓的成本。

  对当局宣传去年“三倍券”“大为胜利”,作为强推“五倍券”的理由,此间舆论更抽丝剥茧,分析其中的“数据泡沫”。据懂得,台经济主管部门依据去年176万领用电子券的民众,以人均消费5785元,推算台湾2332万人领用“三倍券”共发明1349亿元经济效益。媒体指出,以不到8%使用电子券民众的消费行动,放大推估其余2156万领用纸质券民众的消费金额,显然不客观正确,有“凭幻想象”之嫌。

  相干剖析还提出,上述“膨风”(闽南语,意为说大话)推算被台审计部分“打脸”。该部门在年度决算讲演中直指“三倍券”效益评估欠缺谨严,且缺少花费端考察材料;电子券领发不如预期,民众多领纸质券,导致印制、配送等成本大增;部门弱势民众未领取或未获补贴。

  关于当局为何要执意推出“五倍券”,此间七嘴八舌。台湾媒体登了一幅漫画:一叠“五倍券”背地躲了三个人,头上分离写着“印刷”“广宣”“绿友友”。台北市议员侯汉廷在社交媒体发文说,台行政管理机构负责人之所以悖离民心也要发券,是想借此造势,推高民调。他质疑,去年“三倍券”仅宣扬就破费1.29亿元,今年又要加码,钱会流向何方?

  最近,民生困苦的消息不断见诸台湾媒体,有单亲妈妈骑车十几公里载一双儿女去领免费便利,有中年男子为饱餐一顿逼上梁山,不惜犯法。这些虽是个案,但着实令人心酸。台湾《结合报》在对于“五倍券”的一篇社论中,痛心疾首地批驳当局“不恤民瘼”“离国民太远”。

  台湾民生之困,能“券”解吗?台湾社会质疑、批评之声不绝于耳,但目前看来,当局已铁了心。 【编纂:王诗尧】